跨越复杂性:Intent-centric构筑用户友好新世界

BadBot热度: 9570

如果你在Ethereum主网上拥有1000 USDT,并且想要在Optimism二层网络的DEX购买$OP,应该怎么做?

原文作者:BadBot

原文来源:IOBC Capital

想象这样一个场景:如果你在Ethereum主网上拥有1000 USDT,并且想要在Optimism二层网络的DEX购买$OP,应该怎么做?

首先需要选择一个支持Optimism的钱包,并添加相应的网络设置;然后,通过安全的跨链桥,你可以将1000 USDT和一些用作gas费的ETH桥接至Optimism,进而在相应的DEX连接钱包并执行交易。整个过程虽然直观,但涉及多次交互和等待确认时间,以及潜在的网络费用和交易滑点等不确定因素。对于链上交易新手来说,每一步都可能是挑战,这也限制了链上应用的大规模推广。那么,能否将链上交互的复杂性降至与中心化交易所(CEX)操作同等的简单级别呢?

Intent-centric即“以意图为中心”,不同于前述场景,intent-centric只关注结果,不关注过程。用户只需要发出“我想要在Optimism购买$OP“的指令并签名,Intent-centric协议会协同第三方完成所有必要步骤,从而降低操作门槛,为用户带来类似Cefi的无缝体验。

目前已有多个项目围绕intent-centric进行探索。

Bob the Solver

Bob the Solver 是基于意图交易的基础设施,可以集成到账户抽象钱包和去中心化应用中。在ETHGlobal Paris黑客松表现亮眼,并获得了1inch的最佳用例奖。它由两部分构成:

Solver(求解器): Solver配备ML来识别用户意图,并对意图进行分类,规划实现意图的最优路径。确定路径后,solver构建实现用户意图所需交易并转发至账户抽象钱包。

账户抽象钱包(AA钱包):负责交易的执行,由bundler和paymaster组成。其中,bundler负责接收并规划solver发送的交易,而paymaster则负责管理与这些交易相关的gas费。

IntentAnoma

Anoma是一个以意图为中心的隐私保护协议,用于去中心化交易对手发现、解析和多链原子计算(atomic settlement)。核心流程包括以下几个步骤:

  1. 用户交互:用户可以向Anoma的intent gossip网络(P2P网络层)发送透明、私有或有保护的意图。
  2. 意图收集与匹配:网络中的solver(可以是searcher等角色)收集意图,进行平衡状态转换,以实现交易对手的匹配。
  3. 交易处理:匹配后的交易提交到加密的mempool,validator将proposer打包的区块发送到执行层,完成执行并验证有效性,最终完成状态根更新。

Anoma的执行层构建在Taiga上,这是一个基于Halo2的zk-circuit,使得Anoma可以用以部署以太坊的zk-rollup,共享以太坊的部分安全性。

除了zk-rollup,Anoma还可以用于op-rollup、NFT Marketplace、Dex等的完全去中心化开发。它提供了一种简化的方式来构建和操作这些应用,同时保护用户的隐私和安全。

IntentEssential

Essential专注于构建基于意图的基础设施和工具,以解决MEV(矿工可提取价值)问题。其核心目标是减少MEV所带来的负外部性,使用户能够以最低的成本实现意图。Essential计划建立一个solver网络,捕获用户的意图,并竞争寻找最佳解决方案,将以获取利润为目的的searcher转化为寻求用户最佳解决方案的solver。

为了实现这一目标,Essential正在开发一系列产品:

意图表达的通用领域特定语言(DSL):实际上是标准化的意图语言,使solver更容易理解和推理用户意图。

以太坊和EVM的intent-centric的账户抽象标准:Solver需要执行链上操作的权限,因此需要账户抽象。新标准将引入ERC-4337,委托solver构建有效交易以满足意图。

模块化意图层:为解决intent-centric架构与底层兼容时不可避免的设计牺牲。其好处包括:

  • 简化架构:Intent- only放弃transaction的概念,使solver专注于提供解决方案,无需理解意图与事务之间的依赖;
  • 订单流聚合:所有订单通过同一个solver网络分发,确保透明并利用多个流动性来源优化用户结果;
  • MEV阻力:激励solver更多地将价值回馈给用户,以提供最佳结果;
  • 模块化设计:允许在多个堆栈和生态系统中部署协议,促进跨链意图执行。

Flashbots Suave

值得一提的是,Flashbots推出的suave正是聚焦于基于intent-centric的跨链MEV提取。正如之前提到的,suave的架构围绕用户交易偏好组成,分别为对偏好的表达、执行及结算。这里的“偏好”可以理解为带有条件和约束的用户意图。意图的执行者充分竞争,返还部分MEV收益给用户,以使用户利益最大化。

上个月,flashbots推出了MEVM,为MEV提供了新的预编译,允许任何集中式MEV基础设施转换为去中心化区块链上的智能合约。此外,MEVM通过将敏感数据的计算移动到链下运行的执行节点来提供隐私和效率。MEVM将大大丰富suave链生态,带来更多订单流,用户将获得更好的结果,提议者将获得更优质的区块。

Intent-centric未来有哪些机会?

意图语言与AI的结合:大多数情况下,用户的意图是复杂的,意图表达是不充分的,这可能导致solver对意图理解更困难,从而无法规划出最优解决路径。可利用AI更精确识别用户意图,例如利用机器学习构建意图识别模型,根据用户的交易请求来源、交易数据等推断潜在的目的和需求。

第三方执行层:Solver识别意图后,会把交易过程打包给第三方执行层。执行过程往往会涉及复杂的交易流程及多方参与者,能够快速响应、准确处理交易流程且安全、稳定的第三方执行层,是实现用户意图的关键之一。但也要警惕第三方执行层的中心化问题及DOS攻击等。

Defi的大规模采用:其实当前已有Defi项目采用intent-centric,例如Cowswap、1inch Fusion、UniswapX等。Cowswap推出Cow Hooks以进行基于意图的AMM交换;UniswapX允许用户签署意图,solver在链下执行订单并在链上结算。未来随着intent-centric在Defi领域的大规模采用,有可能改善资本效率和流动性提供。

全链游戏的发展:全链游戏的全部游戏逻辑及数据等都以智能合约的形式存储在链上,受限于区块链速度、可扩展性等瓶颈,目前无法支持游戏策略复杂、画面精美等的游戏。全链游戏通过intent-centric可以降低玩家操作的复杂度,玩家只需发出意图指令并签名,即可完成游戏操作,而不是对意图操作的每一步都approve并签名,提高玩家游戏体验。随着Web3不断发展,用户体验和交互效率逐渐成为焦点,intent- centric使我们能够以全新的方式构建和操作复杂系统,期待一个更加用户友好、效率和透明的去中心化世界。

声明:本文为入驻“MarsBit 专栏”作者作品,不代表MarsBit官方立场。
转载请联系网页底部:内容合作栏目,邮件进行授权。授权后转载时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未经许可擅自转载本站文章,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侵权必究。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免责声明: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及遵守所在国家和地区的相关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