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tto:去中心化 AI 艺术家的打造机制

Jane热度: 20586

理念上的共识与稳健的经济模型设计会成为 Botto 持续发展壮大,吸引更多人加入的底层基石。

原文作者:Jane

原文来源:Buidler DAO

1/ 简介
2/ 构造机制拆分分析
 2.1/ 内容生成
 2.2/ 投票机制
 2.3/ 拍卖机制
 2.4/ 收入分配及奖励机制
 2.5/ 品牌和艺术影响力建设
3/ 经济模型延伸讨论
 3.1/ 期间收益权
 3.2/ ve 代币设计
4/ 小结

1/ 简介

Botto 是一位诞生于2021年10月的生成式 AI 艺术家,归属于 Botto DAO,并由社区训练而成,是世界上第一位去中心化自治的艺术家。截至目前(2023.07),Botto 通过作品拍卖产生了近 1000ETH 收入,是 SuperRare 上的头部作者,并吸引了 ModeratsArt, Cozomo de’ Medici 等知名藏家,在加密艺术领域初步建立了自己的一席之地。目前,其共进行了三期完整拍卖,正在进行第四期。

其作品之一见下图,更多的作品集可在官网-画廊查看。

(https://www.botto.com/gallery)

NFTUpturned Mirage Communing

1.1 机制概述

每周,Botto 的艺术引擎都会产生 4-8K幅作品,并通过预筛选给社区提供350幅新的画作,称为“碎片”。社区成员 (Bottonians)通过投票在碎片作品池里选出一幅作品,这幅作品将被铸造成 NFT 并在 SuperRare 上进行拍卖。SuperRare 会保留15%的拍卖收益,Botto 获得85%的剩余收益,并根据一定的规则分配给参与投票的用户与国库。二级市场 NFT 销售产生的10%的佣金也会流向国库。

每周的投票及筛选过程可以真正使 DAO 成员深度参与到 Botto 的构建过程中。同时投票结果会作为反馈影响艺术引擎的迭代。从这个角度,不同时期的画作可以作为不断进化的 Botto 的一个时间戳表达。每周一副的频次意在保有一定的稀缺性,社区的深度参与者 Ben 曾对比过 Botto 与 Nouns, CryptoPunks 日后的数量,如下图所示。到2050年,Botto NFT 的数量是 CryptoPunks 的15%。同 Nouns DAO 的每日拍卖类似,每周固定的拍卖机制可以持续帮 Botto 吸引外界以及藏家的关注。

NFTBotto 1/1s 数量演变 vs 其他 NFT

1.2 进展

目前 Botto 正在进行第四期拍卖,每一期其都在探索、迭代、调整其机制。比如第1期,在艺术引擎生成中引入了 Stable Diffusion,与 VQGAN + CLIP 竞争,两者的比例会根据投票结果反馈有所调整。第2期首次尝试了有主题的创作,主题由社区在12个选项中投票生成(Paradox)。此外,从 Period 1 开始,时长都从52周调整到了12周,意味着 Botto 的迭代周期开始缩短,调整更为密集。


NFT

截至目前(2023.07),Botto 已经累计产生了近 1000ETH 收益。从下图中可以看到,不同于其他头部艺术家,目前 Botto 的收益主要以首次交易为主(单笔在 5-10ETH 区间),版税收入占比相对较小。


NFT

之所以23年1,2月呈现出收益上的小高峰,除了常规的每周 NFT 拍卖收益外,Pipe(烟斗) 的成功功不可没。Pipe 是 Botto 推出的衍生艺术品 NFT 系列(共计3141个),致敬对 AI 领域的一些重要思考者有深刻启发的比利时艺术家 René Magritte 的画作 La Trahison des Images(《形象的叛逆》,又称《这不是一个烟斗》)。《形象的叛逆》揭示了用严格的程序创造有创意的智能时面临的根本挑战,阐明人类在作为创意主体和创造新的意义时的不可或缺性,在 AI 领域尚未真正实现复制人类。这也同 Botto 所试图传达的不谋而合——没有社区心血的注入,Botto 就没有灵魂。

NFTLa Trahison des Images

Botto 的早期贡献者可以免费铸造 Pipe。烟斗上的装饰画是其历史上贡献了个人最多投票或次喜欢的作品,也可能是最受欢迎的未被分配的碎片。其他质押了 Botto 代币的用户在7天之后可以以 0.05ETH 的价格铸造剩余未被领取的烟斗。目前在 Opensea 上,Pipe 的地板价为 0.085ETH (23.0521)。Pipe 持有者可能能享有未来的空投权益,并获得一定的投票权。这种潜在权益也是 Botto 在当期金钱奖励外对其社区忠诚用户的额外激励,希望能够使更多人参与到 Botto 的建设中。

NFTBarter Tune Pipe

1.3 Botto DAO

Botto DAO 目前由一批深刻信仰 AI 艺术前景的核心用户构成,一些核心贡献者包括 Ben(其也收藏了数幅 Botto NFT),Simon Hudson(目前是 Botto 的运营者,也是 JokeDAO 的深度参与者), Pepe(Botto 重要藏家 Cyborg DAO 的核心创立者)等。很多参与者自身也是 Botto 的忠实收藏者,双方利益得到进一步绑定,而能够深度参与到新颖的 AI 和艺术结合的项目中,过程即是奖励。在整体 Token 分配层面,团队能够分配到20%,以增强其持续贡献的动力。

Botto 社区最初的贡献者是通过空投获取的。Botto 代币被空投给了一些忠诚的 NFT 社区,比如 CryptoPunks 和 Art Blocks 的持有者,以及 SuperRare 的藏家等。

1.4 初始代币分配

$Botto 是 Botto 的治理代币,总供应量1亿枚。初始分配比例如下:

NFT


2/ 构造机制拆分分析

通过阅读 Botto 的提案及其他材料,我们得以对 Botto 有更深刻和细致的理解。下文中我们将分析其重要环节,来试图看这位 AI 自治艺术家的构建系统是如何打造的,DAO 在其中的作用,以及对于我们的启示。

NFTBotto 运转机制图

2.1 内容生成

生成步骤

Botto 的内容生成环节包含几个重要部分:

NFT

1)定制的 Prompt 生成器生成文字 Prompt ,包含一些随机的单词和完整的描述语句:

Botto 历史上尝试过有主题(题目+解释语句,由 GPT-3 生成多个选项,DAO 投票筛选,默认加入生成的文字 Prompt 之后)和无主题的形式。无主题的形式探索的边界更宽,有主题的形式则可以做一些相对约束,约束在某些场景下未必不是好事,各有优劣。DAO 也有权决定提前结束一期并改变主题;

2)文字 ——> 图像:

Period 2 时期, Botto 根据文字 Prompt,通过 Stable Diffusion 和 VQGAN + CLIP 生成 4-8k 幅内容/周;Period 3, Botto 又囊括了 Stable Diffusion 2.1 和 Kandinsky 2.1。后续,Botto 会整合更多新的生成式模型,在一个周期内,其生成模型保持不变;引入更多模型类型意味着互相之间的竞争更为激烈;

3)品味模型筛选:

根据机器训练出的审美(模仿社区眼光)预筛选出350幅作品,提供给社区进行社区投票;在有主题的周期中,与主题的切题程度也会作为一个预筛选标准;

4)社区投票:

社区通过投票选出一幅获胜作品,该碎片会被铸造成 NFT。

GPT-3 会根据每幅碎片的关键特征生成名称选项,品味模型从中选择 NFT 的最终名称。名称、描述、元数据、IPFS 上位图的 URL 都存储在链上。

反馈调节机制

Prompt 和审美模型都会持续根据投票结果的反馈进行调整,这意味着随着时间的演进,它们会做出与社区审美更一致的预筛选决策。它们的工作方式是预测可能的社区投票结果(概率程度)并基于预测进行筛选,同时引入随机性,即加入一些不在预计投票结果范围内的作品以防止陷入某种细分风格,也提升带来惊喜的可能性。如果某种生成模型生成的画作在审美预筛选的结果中占比低于10%,同时在社区投票的结果中没有回到10%以上的水平,它会被中止使用。社区可以决定重新加回该模型,或者调整10%的门槛比例。随着越来越多的生成模型被采纳,则这种优胜劣汰的机制设定会更重要。

值得一提的是投票权重的偏差也是反馈信息之一,比如一幅收到了500个独立投票的作品的权重会高于一幅收到了单一投票者2000票的作品。而成为胜利者或者具体的销售数额目前还没有用在反馈当中。

艺术引擎构建

这套艺术引擎背后的设计者是生成艺术领域的先锋艺术家 Mario Klingemann,他铸造了以太坊上最早的一批 AI 艺术 NFT。Mario 自1985年开始就在探索如何创造一个自治艺术家,通过融合 NFT,DAO 和深度学习,他才终于找到这个问题的答案。Botto 的设计正是基于他在2018年写的白皮书。Mario 是唯一一个在 Botto DAO 里和代码中 AI 部分打交道的人,他负责调整投票结果实施反馈的方式,以确保 Botto 可以以最快的方式迭代,同时他也会给 Botto 增加新的能力。

不过,未来 Botto 在内容生成领域也会朝着更加去中心化的方向发展,包括引入更多 AI 艺术家来做模型架构构建,以及更多训练模型来做 Prompt 生成等。为此,Botto 成立了 Botto Labs,意在引入更多工程师人才来帮助 Botto 在生成技术上做持续迭代,也可能会探索音频、动画等其他媒介形式。当然更多的输入也要同后续的筛选和奖励机制结合,才能真正实现生成最好的艺术作品。

NFT⬇️

NFT

艺术风格层面,Botto 暂时还没有形成自己鲜明的视觉风格,部分原因也是社区偏好不是完全一致的,投票会引导向不同结果。这是其还需要迭代的部分。不过关于这点,社区里也有不同的声音。部分人认为 Botto 并不是传统艺术家,它创造不同风格内容的能力正是其特殊的部分。核心参与者 Ben 曾在 twitter 中提到,尽管 Botto 目前的生成内容尚是平庸之作,但更关键的是生成过程,迭代速度和发展前路。另一方的观点则认为每一位艺术家都需要一个命题,命题指一系列指导作品生成并给予方向的原则或主意,它未必会一成不变,但如同大海上的指南针提供变化的主线,可以确保持续的生产力。越到后期,命题的重要性会越凸显。随着 Botto 的发展,预计社区将找到更自洽的答案。

2.2 投票机制

投票是 DAO 成员表达偏好以及和算法沟通最直接的方式,因而它处于这场人机合作实验的核心。如何去中心化地进行投票,如何对审美进行量化并有效反馈给算法帮助其迭代,需要一个设计精良、考虑全面的投票机制。

作品分数 (raw score)

Botto 通过投票来筛选出每周铸造的一幅 NFT。在投票期间,社区里的成员独立在不同的两幅作品间持续做筛选,作品会根据累计被选中的比例得分:

NFT在投票机制的设计中,80%的投票时间用户看到的是分数排名前列的作品,20% 的时间其看到一个低分作品,以确保它们仍有被看到的机会和翻盘可能性。如果观看次数小于10次,分数会保留100,以确保小数量级下的分数偏差不会影响该作品被看到的概率。

对用户来说,投票初期其可以看到更全的新画作。之后,算法会开始展现更多受欢迎的作品,虽然仍然会保留一定的随机性和惊喜。从投票的角度,在投票周期的末尾参与可能是更效率的方式。因而对系统的正常运转来说,这里待解决的问题是如何激励用户早点参与投票,从而使碎片可以尽快获得一个相对公允的分数。机制上已经对此做过的调整是,初始要求达到100个观看后才会有真正的分数,目前数量降到了10个。

投票分数 (Voting Points)

不过作品分数最高不对应着获胜,真正决定获胜的是投票分数 (Voting Points,下文简称 VP),得到最多 VP 的碎片会被铸造成 NFT 。目前 VP 有三种获得方式:

1)质押 $BOTTO 或给 Uniswap 上的 BOTTO-ETH 池子提供流动性并质押 LP Token,首次质押自动会获得 100VP 奖励;后续 VP 会随时间生成。

NFT即质押1个 Botto,每周可获得 1VP;每质押1个 LP token,每周可获得150 VP。

2)获取 Access Pass

Access Pass(简称AP)是 Botto 在 BIP12 (2209,BIP 全称 Botto Improvement Proposal,是 Botto DAO 的改进提案)中提出的新的获取 VP 的方式。提案者认为在熊市中,投资者持有波动性代币的意愿下降,已有的质押者也缺乏动力持续持有风险资产,引入 AP 希望能降低将更多人引入社区的门槛。

目前,Access Pass 可以在 Botto 官网上购买,也会被授予给与 Botto DAO 愿景一致的相关 DAO 的成员,比如 Cyborg DAO, SuperRare 和 Tender.art。

3)持有 Pipe

BIP12 还提出,持有 Pipe 也可以生成 VP。鉴于 VP 的授予方式等同于投票权的分配,Pipe 持有者也可以获得 VP 是将投票权放到对社区有真正贡献和信仰的早期贡献者手中,也是给 Pipe 持有者的又一核心权益。

持有 Pipe(地板价 0.085ETH) 每周可以生成 1,575VP,等同于质押 1575 个 $Botto(价值约 0.14ETH,2月份高点的价格是目前的3倍),这也部分解释了投资者购买 Pipe 的动力。不过持有多个 Pipe 所能生成的 VP 与持有1个相同,不堆积计算。

投票设计中还有个部分是积分榜 (Leaderboard),是整个筛选过程中重要的一环。在投票结束前24小时,VP 得分最高的15幅作品会呈现在官网上的积分榜中(随机排序)。用户可以在这最终的15幅作品中进行筛选,并通过 Boosting 机制给作品贡献 VP 来支持自己喜欢的碎片,每个用户最多有5次 Boosting 机会。此外,用户可以在 Discord 的 #curation 频道为自己喜欢的作品拉票。

之所以要单独设立一个最终的积分榜环节,设计者希望能区分开训练期和投票期:在训练期,用户的投票结果(主要以作品分数呈现)会直接影响算法的迭代;在投票期,社区的重点是筛选出唯一一幅会被铸造的作品,各成员会因此展开激烈的投票竞争。不过,单一用户给单幅作品投了大量 VP 不会影响模型的训练,只影响哪幅碎片可以获选铸造 NFT。

以投票分数来作为取胜标准在 DAO 内存在分歧。部分用户担心这意味着巨鲸掌控最终的投票结果,而 VP 不足的核心贡献者的话语权不够。Ben 等部分核心贡献者则认为,巨鲸用户的利益与 DAO 的利益是一致的,他们有动力做出好的投票选择。不过,从 Botto 设计的 Pipe 持有者也可以获得 VP 可以看出,其也在有意识地保障早期核心贡献者的投票权益不至于过低。

作品投票池

获胜机制设计中还有一个关键是投票作品池的筛选,比如以往未获胜的碎片在下一轮中是保留还是剔除;如果完全保留,则池子过大,信噪比低;如果不完全保留,剔除的标准如何设计,作品年限和受欢迎度这些因素如何平衡等。关于作品池的调整,历史上有三条完整的 BIP 都与此相关,如下所示:


NFT

缩小投票池子是共识,不过在具体的剔除标准上,Botto DAO 经历了反复的讨论。毕竟投票池子的规模及剔除标准对最终筛选出获胜的作品也有很大的影响。在最终定下来的规则中,其先是依据作品分数(RS)将投票池从6k+缩小到了1.5k+,以提高筛选效率(后续池子进一步缩小至1050幅);后又将剔除标准由作品分数变成了投票分数,这也意味着高 VP 持有者的话语权会更大。

2.3 拍卖机制

是否能将选出来的 NFT 售卖出去决定了这套系统是否能真正转起来,是一次次的市场化考验。考虑到 Botto 作品的市值会是 Botto 代币的重要价值支撑,NFT 能够以相对合理的定价拍卖非常关键。不过艺术作品的定价本身就难以完全透明和理性论证,美学价值、作者的名声、独特性、稀缺性、市场环境,甚至拍卖中参与竞价的意向买家数量都会影响最终的成交价。

拍卖定价

在合理的定价探索中,有一个问题是是否设置底价,在这点上 DAO 经过反复调整。在 BIP-01 (22.02,对应 Genesis Period 初期)中,提案人提出为了保护并尽可能不断增长 Botto NFT 的价值,设置拍卖最低出价是一个简单但有效的方式,并将最低出价设置成 10ETH。之所以定在这个价位,是考虑到过往 Botto 作品的地板价在 10ETH 附近,防止在熊市时拍出超低价。如果作品未能成功出售,则会暂时放入 DAO 的金库中,可以在之后市场更热时进行出售。代价则是会损失部分收藏者以及部分 ETH 收入。底价规则在 Genesis 时期第20个 NFT 拍卖时开始实行,在后续总共33次拍卖中,19次达到或超过了底价。

不过在8个月后的 BIP-13(22.10,Genesis Period 末期) 中,这条设置底价的提案被推翻了——提案者提出短暂地移除底价,并称这是对 Genesis 结束后是否要实行动态底价的一次探索。BIP-13 后仅进行了一次拍卖,并拍出了 9ETH 收入。

1个月后的 BIP-14 (22.11,Fragmentation Period 开启) 中,底价问题再次被拿出来讨论,并提出了3种方案:

  • 无底价:优点是可以扩充藏家范围,缺点是熊市价格可能过低,损害 Botto 品牌
  • 动态底价:以过去三次拍卖的最低价格为底价,如果均无销售则重归以0为底价;虽然灵活性强,但复杂度也增加了
  • 保持 10ETH 的底价:保持一定的拍卖价格水平

最终 DAO 投票决定继续维持无底价的状态(74.19%的支持率)。这也说明大部分的投票参与者还是偏向即使在熊市,也应该争取拍卖得到更多 ETH 的思路。

拍卖激励

为了鼓励更多的竞拍,Botto 给拍卖者设置了拍卖奖励:获胜的竞拍者即藏家,以及次高的出价者分别可以获得等值于15%,10%的拍卖价格的 Botto。这张设计一定程度上也会增加拍卖的激烈程度,使有人愿意尝试抬价,以获得出价第二名的 Botto 奖励。

关于这点,论坛里的不同声音是15%等值的 Botto 是否过多,是否太偏向能够进行拍卖的“富人”。支持此条的用户则认为,藏家也可以直接花费15%的金钱在市面上购买 Botto,目前购买画作再返 Botto 的方式起码使拍卖得到的 ETH 流向了国库。此外,藏家通常是 Botto 的忠实信仰者,这也意味着 Botto 被进一步分发到了信者手中,对 Botto 的长期发展是好事。

鉴于 Botto 的持有直接影响后续的 VP 生成及获胜作品选择,对于 Botto 的发放会经历反复严肃的讨论也正说明 DAO 里有一批忠实的参与者,希望积极推动 Botto 的正向发展。

拍卖时间轴

投票和拍卖以周进行,在一周当中其时间安排如下:


NFT

目前的投票时间轴是基于 BIP-05 调整后的结果,提案者分析了 2021 年 SuperRare 上的拍卖数据,将时间轴调整到了拍卖时间处于拍卖需求相对旺盛的时间(周三——周五)。

2.4 收入分配及奖励机制

鉴于 Botto 以 DAO 的形式运作,那么如何将 NFT 销售产生的收入以合理的形式进行分配并有效激励到积极参与贡献的用户则是使 Botto 可持续运转必须好好探索的一个课题。在第二期的设计中(Period 2),50%的协议收入(扣除 Spuer Rare 15%的扣点)会奖励给 Botto 的参与者。其中,25%收入为活跃奖励;25%放入一个池子,周期末用来做回溯性奖励。不过,要获得活跃奖励和回溯奖励都必须至少质押 2000 $Botto (按当前价格约 0.18ETH)。剩余的 50%ETH 收入归国库所有,同时等值于50%收入的国库中的 Botto 会被燃烧掉,以给 Botto 代币带来通缩效应。第三期调整后,追溯奖励为0,活跃性奖励和国库各占一半。

活跃性奖励

DAO 成员能够积极参与投票,并以 VP 作为自己意见的数量化表达是使 Botto 的艺术引擎转动起来的核心一环。活跃性奖励正是明确奖励这一行为,它按花费 VP 比例将当周拍卖收到的 ETH (扣除 SuperRare 扣点后)分配给当轮参与投票的用户。VP 多的用户表明持有较多 $Botto,通常是 Botto 的支持者与信仰者;或者 AP 持有者,即重要相关社区的成员。同时,由于奖励只同当期花费的 VP 相关,意在引导用户持续参与每期投票。

按 VP 分配奖励的争议在于是否忽视了虽然 VP 不多但忠实参与的用户,下文中我们将提到针对这部分用户的回溯性奖励方式。

回溯性奖励

回溯性奖励的设计和发放是尤其值得一提的一部分。回溯性奖励会考虑用到灵魂绑定徽章(也称社会性奖励)。徽章提供了一种给社区内有价值的行为提供认可的方式。DAO 会确认徽章发放的准则,通常来说,徽章应该鼓励积极参与到 DAO 的行为,并可以在回溯时清晰地进行定义,同时灵魂绑定也意味着不可转换。后续,社区会不定期地决定不同徽章的权重并给予奖励。

关于此点,DAO 核心贡献者 Simon Hudson 曾引用了古德哈特定律(Goodhart's law)来做说明:一项指标一旦成为目标,便会失效(即无法再成为一个好的衡量指标)。因而,留有一部分未分配奖励,事后依据结果来分配,可以在未明朗的当下尽可能地去激励用户去探索各种其认为可能会有利于 DAO 的行为,而非被激励指标所单向引导到某个方向,全部去做规范内的行为,这样很难有涌现和创新。而设计成不规则、不定期的则可以尽可能地使其难以预测并被操控。

此外,具体什么是真正有价值的行为还需要进行很多的讨论。甚至,DAO 还在探索是否可以开放数据 API,这样其他用户可以参与到有效行为挖掘中,并提出有效的徽章提案。但另一层面,这个讨论过程恰恰是无价的,它是社区对齐价值观、建立共识的一个过程,远远好于单纯从上至下地建立一套行为准则。

比如在 BIP-26 中,提案者建议尝试设立一个短期的领航员计划,识别在 Discord 的 #Curation 频道中添加了深刻的讨论的用户,并根据其受到认可(5个表情助力)的帖子数量来授予其不同的 Curator 称号,最高为钻石 Curator。鉴于筛选过程对于 Botto 的持续演进很重要,持续的优质的关于筛选的讨论可以提升 DAO 整体的筛选水平,也可能会带动大家宣传 Botto,提升 Botto 知名度和拍卖价格。虽然目前仅为一次实验,但这即是试图奖励有效行为的一个很好的例子,也会提升大家对筛选过程的重视。

Period 1 阶段(Fragmentation 阶段)回溯性奖励池子共计 33.17ETH,社区在 BIP-21 中进行了投票(Snapshot 支持多选项权重投票),不过还没有以徽章的形式分配,只是在二期结束后选出了 DAO 用户觉得最重要的行为品类。

最终结果如下:

NFT

以上表为例,投票天数最终得到了11.59%的投票,则11.59%的回溯性池子奖励(3.84ETH)会按照投票天数的相对比例分配给参与投票的用户。而「参与投票的碎片数量」这一选项拿到了40% +的投票认可,这对于推动 Botto 的良性发展也是非常有利的。投票和筛选是其中至关重要的环节,积极参与投票、做出判断的用户理应受到奖励。

重视回溯性奖励并不意味着及时性的金钱激励(此处为活跃奖励)不重要,回溯性奖励和金钱奖励两者互为补充,才是个较好的平衡态。前文提到,社区里对于 VP 来做获胜决策及金钱奖励分配依据有一些意见,认为过于偏向富人,而忽视了 DAO 中持有小额 $Botto 却持续在做贡献的用户。那么适当的回溯性奖励则可以在使这些忠诚贡献者得到金钱和名誉上的认可。

从整体系统的稳定性和效率的角度考虑,回溯性奖励也需要控制在一定的合理数量,否则社区需要反复花时间在合理的奖励分配上,也是种耗散。不过,如果从回溯性奖励中发掘出了特别好的指标,那么也可以明确化成为长期的确定性的激励。

由此也可以部分理解,在 Period 3 的方案讨论中提到取消回溯性奖励。回溯性奖励可能无法始终如一地反映有价值的 DAO 互动指标,有点类似模糊的空投,同时给奖励机制和 DAO 治理增加了复杂性。提案者提出,应该把时间花在筛选重要的参与变量上,找到有意义的方法进行奖励,同时保持当前的激励机制简单明了,并专注于奖励选民。最终,该方案以83.3%的通过率胜出。不过考虑到其也涉及利益重新分配,鉴于提案投票者也是 VP 的持有者(持有较多 $Botto),所以他们从经济利益上也会有动力支持这个调整。一个 Social DAO 的去中心化程度如何,该如何分配投票机制这是另外的话题了。

回购燃烧 VS 回归国库

在初始的设计中,NFT 销售的全部收入被用来从 Uniswap 中做代币回购并燃烧,这意味着没有任何 ETH 回流到国库,且由于滑点和抢跑,能真正燃烧的 $Botto 数量也不尽如人意。另一个值得讨论的则是回购燃烧是否是一个好的策略。回购燃烧并不是一个直接奖励代币持有者的方式,而是试图通过制造通缩间接性地提升代币价格,从而使代币持有者获利。DAO 里的部分成员曾建议一些更为直接的奖励方式来激励参与并帮助 Botto 吸引到更多贡献者,比如不同形式的红利,未领取的空投代币的再分配,特殊的 NFT 收藏等。

BIP-06 提出的简单方案是:收入先回归国库,同时从国库中燃烧等额的 $Botto,这也一定程度避免了抢跑的问题。更为重要的是国库的构成开始分散化(相比原先只有 $Botto),而且这笔钱可以被用来更有针对性地促进 Botto 的增长。

这样的设置也可以更快向协议拥有流动性的方向发展:

  1. 持有 ETH 可以使协议成为 Uniswap 上的 LP;
  2. 中止公开回购免除了对不确定的流动性的需求,从而可以使用 Uniswap v3 ,在更低 TVL 的情况下实现相同的流动性。此外,每月的 LP 增发奖励和随之而来的抛售压力都会减少(BIP-06 中提到这个量级大概在 500k$Botto)。

这里有分歧的是从国库中燃烧具体多少数额的 $Botto,目前暂定是50%的收入,即等值于全部回归国库的收入。也有用户提议20%,不过暂时没有明确的更优判断标准。

2.5 品牌和艺术影响力建设

前文中描述较多的均在供给侧——如何完善打造一幅作品的流程和反馈机制。不过对于艺术家来说,需求侧的打开也是其构建艺术生命必须直面且做好的一步,这意味着在商业层面实现可持续。而这里很关键的又在于品牌和艺术影响力建设,建设这两样的手段是多元的。Botto 也在尝试多种多样的方式构建自己 AI 艺术家的认可度,比如:

a. 媒体 PR、发起人布道

b. 艺术展展览多作露出

c. 联名合作探索不同的风格

与不同的艺术家合作是拓展影响力非常有效的方式,也是 Botto 在积极探索的方向。以与 Ryan Koopmans,Alice Wexell 的合作为例,该合作在 BIP-27 中提出,并获得了通过。

NFTFlowering of Ideas

Ryan 和 Alice 是知名艺术家的同时,也是 Botto 的粉丝和关注者。双方的作品中均对时间的周而复始和消逝这些主题有过探索,但他们的美学风格又有所不同,因而可能会激发出不同的艺术灵感。这次的合作形式是:

  • Ryan 和 Alice 提议了有7幅空白画框的旧房间,由其在前往波兰的途中拍摄(废弃建筑的视觉复苏是其尤为擅长的领域);
  • Botto DAO 的用户从未被选中铸造的排名前1000个碎片(按 VP 分数)中选出7幅供使用;
  • 两位艺术家会将碎片画作放入房间,以自己的方式和视角来解读 Botto 的作品。他们将 Botto AI 生成的内容(代表科技)与衰败建筑(代表时间)墙上的画框和谐地组合在一起:通过对 Botto 的碎片做做旧处理来使其看起来像原有的画作,从而有一种超现实的感觉,模糊了现实和科幻的边界。此外,他们还给画作创作了背景音。

最终这幅 NFT 以 15.95ETH 的价格成交。按照事先的约定,扣除 SuperRare 的15%扣点后,剩余收益 Botto DAO 和 Ryan 均分。鉴于使用的本来就是历史上未获胜的碎片,通过和 Ryan 等艺术家合作,Botto 既提升了艺术影响力,又盘活了碎片池中的作品,获得了实打实的收益,可谓一举两得。而对参与合作的艺术家来说,与 Botto 合作也是一次难得的艺术碰撞与实验,实属双赢。

d. 与收藏者 DAO 建立深度连接

收藏者 DAO 里通常聚集了对艺术真正有兴趣、认知的同好,如果其能拥有 Botto 的作品成为利益相关方,则其可以帮助推动 Botto DAO 里很多想法的产生和落实,促进 Botto 艺术生命的绽放。和这些 DAO 建立连接也是 Botto 精准触达潜在买家的一种方式。HashesDAO 和 FlamingoDAO 都属于此类,它们均是 Botto NFT 的持有者。尤为值得一提的是 Cyborg DAO。Cyborg 由 Botto 的持有者构成,希望聚集更多对自制艺术家感兴趣的收藏者,其也通过持续购入 Botto 的作品,来支持 Botto 能持续运转,积累起更大的声量。

品牌和艺术影响力的建设是一个长期工程。且随着 Botto NFT 收藏者人数的增多,这些藏家也会成为 Botto 的重要节点,帮助 Botto 获得更多的关注与影响力。而当更多的用户被吸引加入 Botto DAO,共同来训练艺术引擎,则 Botto 作为艺术家的生命力会更加鲜活。随着拍卖价格的提升,DAO 参与者也能得到更多的奖励,从而一个艺术飞轮得以高效转动。


NFT

3/ 经济模型延伸讨论

3.1 期间收益权

Botto 当前实行的活跃性奖励中的收益分配方式同用户当期投票贡献的 VP 直接相关,而非与用户持有的 $Botto 代币数量直接相关。这意味着即使用户拥有很多 $Botto,如果其当期并未进行投票,为 Botto 艺术引擎的训练做出贡献,则其当期无法享受到收益的分配。同时,当期的 VP 花费仅对应当期收益权,无法向后延展。即收益权并非一劳永逸的,用户如果要获得收益必须持续参与协议互动。

Variant Fund 的 CFO Caleb Shough 曾在其文章中提到过合作社模式,其采用了一种独特的所有权形式- patronage capital,用户仅享有当期收入所有权,而不像股权等传统的所有权一样享受后期持续增长的分润。Botto 在探索的基于期间贡献的奖励同合作社模式非常像,花费 VP 即对应当期的收益所有权,只不过 Botto 并未用另一种代币来表示这种收益权。两者实质上是将治理权和收益权做了一定的区隔,旨在鼓励用户持续参与到协议的迭代中,风险利益共担。这种分配模式适合用户需要周期性地参与协议活动的场景,可以有效地激励用户的忠诚度。在一些 Social DAO 中预计会有很多类似的应用场景。

当然,这种期间奖励方式不能完全替代可以持续享受未来收益的模式。比如对于团队的资深贡献者来说,他们未必在当期花费了很多 VP,但其为 Botto 的艺术引擎的迭代、艺术影响力建设等付出了很多隐性的努力,则其理当享有 Botto 长期增值。值得讨论的是,在目前的设计中,他们是没有保底当期收益分成的。即,他们和任何其他普通的 DAO 的参与者一样,如果当期没有投票,则没有当期收益权。这里潜在的设计空间是给这些核心贡献者留有一定的固定收益权,扣除这部分固定收益权后,再按当期花费 VP 进行分配。不过由于核心贡献者往往持有较多 $Botto,通常也积极参与每期投票,如果做了这样的保底设计,则相当于其会拿到双份奖励。这种双重奖励是过度的还是合理的还有待探讨。

在 Botto 的情景里,由于其 VP 来自持有 $Botto,AP 或 Pipe,则用户计算投入收益时也会衡量哪一种持有方式生成 VP 的成本更低。所以在设计 VP 生成方式和数值时就需要做好平衡。

3.2 ve 代币设计

目前 Botto 的设计中,治理权主要来自于持有 $Botto,权重即持有代币的相对数量。这种治理方案的缺陷是治理权是不流动的,同时无法给忠实用户更多治理权重。ve 代币可能是一个解法。DAO 关于是否推进 veBotto 及如何设计 ve 方案有过很多讨论,但还没有确定其最终的 ve 方案。整体的思路是有相对长期信念的持有者(通过锁定时间体现)和活跃的参与者理论上应该享有更多治理权和收益权。这也有助于构建一个有信念的稳定的长期社区。

设想 ve 代币体系开始实施,则 VP 可以不用存在,用户所拥有的 veBotto 数量即其投票权,其可以将其所有的投票权分配给不同的碎片,以作为自己的意见和信念表达。不同于 VP ,veBotto 不存在因为投票消耗减少的概念。在期间末,碎片之间基于收到的加总 veBotto 排名,排名居首的碎片被选中铸造,排名末尾的碎片会被剔除。

这里值得讨论的是当期收益的分配。在现有的 VP 体系中,仅仅参与投票的用户(消耗 VP) 可以获得活跃奖励;如果切换到 ve 体系,那么仍然是仅仅当期有过使用 veBotto 进行投票的用户可以参与分配,还是 veBotto 持有者均可参与分配呢?不同于 DeFi 等被动型收益产品,在 Botto 这类持续运转,希望用户持续参与的体系中,倾向认为应该选择前者,即仅奖励参与投票的用户,保留期间收益的概念。那么用户质押的动力来自哪呢?这就同 ve 的特性相关,质押时间越久,Botto 可以换算成更多的 veBotto,则用户的投票权重可以更大。这也意味着越希望参与到投票中的用户更有动力做长久质押,把票权分配到这样一群人手中对 Botto 的良性迭代是个好事。当然,如果将收益分配做得更精细,可以将收益分池,比方一个池子奖励 veBotto 持有者,一个池子奖励参与投票用户,通过调节两个池子的收益比例来进行平衡。

4/ 小结

Botto 在探索的人机共创的艺术创作模式有其先锋意义,而通过持续建设品牌和艺术影响力,为 Botto NFT 找到实际买家,又使 Botto 跨越了单纯的思想实验,成为一个可以自给自足的商业作品。从作品角度,AI 虽然可以大量生成内容,但其意义却是由 DAO 成员的群体性参与所赋予的。参与者们在投票过程中投入的筛选和判断精力,帮助 Botto 不断迭代,增加其内容深度和稀缺性,赋予其艺术生命。当然,如果要真正在 AI 艺术领域一骑绝尘,Botto 还需不断建设,包括但不限于更多媒体曝光、优质展览露出、与著名艺术家联名等。

在经济模型设计层面,我们则持续在回答这些问题,如何将治理权和收益权合理地分配给参与者,如何平衡巨鲸和小额参与者,如何使治理权有效地流动起来,给到真正在乎项目前景的人手中,如何促进构建一个有共同信仰的长期社区的建设。

由于涉及到多人协同,这里可能衍生出新的协同工具。而 DAO 这种共同体的形式目前看来非常适合做这类探索。也是在反复的讨论过程中,社区开始形成共识——关于什么是 Botto 想要探索的良质的艺术。这种社区共识是 Botto 的隐性壁垒。后续,理念上的共识与稳健的经济模型设计会成为 Botto 持续发展壮大,吸引更多人加入的底层基石

声明:本文为入驻“MarsBit 专栏”作者作品,不代表MarsBit官方立场。
转载请联系网页底部:内容合作栏目,邮件进行授权。授权后转载时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未经许可擅自转载本站文章,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侵权必究。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免责声明: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及遵守所在国家和地区的相关法律法规。
关键字:NF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