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end.tech的虚空交易:拨动价格时间轴的“有毒创新”

Loopy Lu热度: 18324

写friend.tech的很多,但这篇深度分析的视角不一样

原文作者:Loopy Lu

原文来源:Odaily星球日报

一项金融产品/资产的增长空间,往往由市场容量决定。而这个市场容量,既包括资金规模,又包括投资者数量。若以这一维度来考量, friend.tech  的未来并不乐观。

先以流动性不佳的 NFT 为例,一套“标准”的 PFP 系列,其“资产”数量为 1 万。理论上,这样的 NFT Collection 可以容纳一万名投资者。而为了改善较差的流动性,行业出现了诸如碎片化、借贷、租赁等诸多 NFTFi 产品。

说回 friend.tech,一名“用户”的份额标的容纳了多少位投资者呢?

我们以份额市值排行榜 Top 1 的 Racer 为例,Racer 目前的份额市值为 773 ETH。Dune 数据显示,Racer 的个人份额目前仅有 232 份,持有者更是低至 138 个地址;总计发生了 960 笔交易,包括 596 笔买入及 364 笔卖出。

发现了没,即便是被圈内热议,friend.tech 里最强标的的交易仍然非常低频。这意味着,仅需特别少的交易行为,市值也能飙升至一个(相对于市场参与热情来说)较高的位置。

为什么会这样?

撮合的演变:将交易对手这一角色架空

这里,我们需要重新理解 friend.tech 的机制设计。

在 CEX 等传统交易场所中,通过订单薄来撮合成交是最核心的定价机制。买家和卖家不断发起出价,双方达成一致则成交。而这个成交价格,被交易平台即时显示出来,也是我们所观察到的平衡了交易双方预期的瞬时价格。但在 friend.tech 中,这个不断成交的过程并不存在。

friend.tech

上图是 friend.tech 中一笔典型的买入交易。我们可以看到,用来购买份额的 2.83 ETH 在扣除两笔 5% 的分成后,全部打入到了一个尾数为“a4d4”的合约地址。(顺带一提:无需借助 NFT 作为中介、直接“以钱换钱”也是该项目的一大重要创新。此外,取消了 mint 还更节省 gas。)

friend.tech

而在一笔卖出交易中,我们则可看到,尾数为“a4d4”的合约地址直接在扣除两笔分成后,向卖家转账了出售所得金额。

尾数为“a4d4”的合约名为 Friend tech  Shares  V1,该合约被用来存储用户买入份额所交出的 ETH,目前合约中存在 3434 枚。

简单来说,在 friend.tech 中,买家与卖家从未发生过直接交易。

是的,这就是 friend.tech 的神奇魔法。我甚至认为,这是堪比 AMM 一般的“伟大发明”。

还记得 AMM 面世之初为圈内交易者带来的震撼吗?它消除了订单薄必须实时成交的缺点,让买家和卖家无需在成交瞬时共同“存在”。

实时成交对流动性的要求极大,对初生的加密市场而言,一个小众标的很难 7 x 24 小时保持充足且高频的成交。

AMM 让 LP 成为了永恒存在的“卖家/买家”。只要 LP 依然在,买家/卖家随时可以达成交易。

而 friend.tech 比 AMM 更加激进,它甚至连 LP 都消灭了。无需 LP 这个角色来“假扮”交易对手,也让交易发起者无视流动性,可以随时成交。

由于 friend.tech 官方从未发布白皮书,且并未对其机制进行命名。为后文方便,我将以“虚空交易”作为对其交易机制的绰号。

虚空交易:拨动价格时间轴的“伟大创新”

Odaily星球日报曾在《Friend.tech 蹿红,个人股票是如何定价的?》一文中对其价格机制作出介绍。概括来说,friend.tech 的价格是由交易品的供应量决定的——个人份额存世数量越多,其价格越贵。

friend.tech

横轴为份额数量,纵轴为交易价格

从直觉上来说,这一机制仿佛符合常理——买盘越强则购买人数越多、进而被创造出来的份额也越多、因此价格随之上升——稀缺导致价格上涨。

但真的是这样吗?

让我们再回看传统的撮合交易。在撮合交易中,交易是实时成交的。当你以 1000 美元买入一个标的时,一定同时存在一个愿意以 1000 美元出售的人。而当市场对其预期上升之时,由于“供不应求”,其他交易者会报价 1001 美元购买。最终达成了 1001 美元的成交价。

没有人为这个交易品“定价” 1001 美元。是市场自发地以 1001 美元成交,然后交易平台将它显示了出来,仅此而已。

AMM 也与之类似,LP 只是充当了“永恒存在”的交易对手盘。

撮合交易及 AMM 中,价格是已经发生的,它是“过去时”。

而在“虚空交易”中,却存在明确的“定价”规则,价格是明确的“将来时”——我一定知道下一笔买入(或卖出)是什么价格。

机制陷阱下,“交易”究竟是否存在?

“虚空交易”会带来什么问题?这很难评价。

我个人的主观价值判断是——这一机制极大地扭曲了真实的市场。

份额的买卖,似乎并不能被归入传统的“交易”。

因为价格是一种“将来时”而非“过去式”。份额交易更像是带有收益的游戏行为——在明确的规则框架内、由规则定价、非市场自发、也无对手。市场的剧本已经被提前写好,经济规则无法在这里自由地进行定价。

实际上,这似乎更接近一种博彩行为?

“虚空交易”通过明确的定价规则,将价格的涨跌提前“锁定”。这将带来如下问题:

· 无法实现充分“公允”的价格——市场上不存在对手盘,无需与其他人达成共识。

· 没有“有效”价格——价格是一种“将来时”而非“过去时”,无法代表市场上买卖双方已经形成的合力。

· 价格“充满计划”却跳跃变化——如果 1 ETH 无法成交,你无法报价 1.01 ETH,价格变为阶梯式而非线性。

以相邻的两笔买入交易为例,第二笔交易与前一笔相比,涨幅达 0.99% 。

friend.tech

换成我们更熟悉的表述——这意味深度严重不足。

无限流动性、市值高涨,是项目方的刻意设计?

在 NFT 交易市场,以 MAYC 为例,在地板价(4.51 ETH)涨幅 1% 范围内,你可以买到 65 枚。抛售也是同理,在下跌 1% 区间内,在  Blur  上更有高达 90 笔 bid 可供成交。

而在 friend.tech 中想要带动 1% 的涨/跌幅,只需要发起一笔买入交易。

这么差的深度,意味着——更有利于做市和操盘。

这种“虚空交易”的机制究竟是好是坏,可能要看你从什么角度出发。

从积极的一方面来说,这种人为“定价”的机制,让 friend.tech 理论上拥有了无限的流动性。只要你持有 ETH 或个人份额,任何市场背景下,用户终归是可以进行成交的。

当 AMM 用 LP 取代传统做市商的时候,人们惊呼做市原来还可以如此高效。而在 friend.tech 中,甚至连 LP 中“ 50/50 ”的比例都舍弃了,所有资金全部成为流动性。

但当和传统 ERC-20 做数据对比时,你会发现虚空交易的恐怖之处。

还记得前文所述的尾数“a4d4”合约地址吗?该地址被用来存放所有流动性资金,约有 3434 枚 ETH。鉴于这些资金全部为 ETH 流动性(没有“ 50/50 ”的设计),可等效为 6868 枚 ETH 的 TVL。

通常来说,链上协议要想支撑越庞大的市值,就需要吸纳越庞大的资产规模(即 TVL)。协议吸收资产的能力往往被视为协议估值的一个重要因素。

目前 friend.tech 的个人份额总市值为 10000 ETH。friend.tech 的 MCap 与 TVL 比值,高达 1.45 ,资金效率极其可怕。

DeFiLlama 数据显示,这一数据远高于其他链上协议。这在一定程度上代表其当前市值是虚高的。

friend.tech

但市值高涨的原因,却耐人寻味——究竟是投资者对这一项目的看好所导致的市值飙升,抑或是人为的机制设计所产生的“市场操纵”行为呢?

纵向深度不足,横向纵横阡陌

从每种个人份额来看。friend.tech 前所未有地削弱了 Ponzi 的市场空间。

最头部的交易标的,也仅能容纳数百人同时持有。人数一旦开始快速增长,人为设计的价格曲线将会使交易品贵出天际,脱离大多数投资者。而缺乏广大群众基础的交易标的,又难以形成共识。

但从另一方面来说,它将每一个交易标的都变成了一个小 Ponzi。虽然单一交易品市场增长前景有限,但 friend.tech 可以为你提供无数个类似的交易标的。

一种赋予最高效率的流动性、但是价格却又极易操纵的新型交易机制产生了。这样的创新到底会为行业带来何种影响?

也许若干年后,某一个“伟大”的 Ponzi 项目会诞生:它拥有无限流动性,横向扩展繁荣,能把每一个人都吸引进精心设计的陷阱之中。而这一切的起源,来自一种全新的“虚空交易”机制的启发……

friend.tech 带给行业的创新机制会像 AMM 一样打开市场,还是把行业带向更黑暗的深渊?命运的齿轮已经开始转动。

声明:本文为入驻“MarsBit 专栏”作者作品,不代表MarsBit官方立场。
转载请联系网页底部:内容合作栏目,邮件进行授权。授权后转载时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未经许可擅自转载本站文章,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侵权必究。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免责声明: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及遵守所在国家和地区的相关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