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rDAO选择Solana作为应用链?定论为时尚早,至少需要3年才能实现

蒋海波热度: 14445

Maker想要成为一条独立的应用链以在极端情况下能够通过硬分叉恢复,Solana是较好的一种选择,但NewChain处于Endgame最后一个阶段,未来还有很多不确定性。

原文作者:蒋海波

原文来源:PANews

MakerDAO在将重心转向RWA(现实世界资产)后,成为盈利能力最强的DeFi项目之一。但联合创始人Rune Christensen对Maker的大胆改进却经常引起质疑和讨论。

9月1日,Rune在MakerDAO论坛中发表了《Explore a fork of the Solana codebase for NewChain》的文章,探索基于Solana代码库创建新的应用链NewChain(新链)的可能性。这直接导致以太坊联合创始人Vitalik卖出了持有数年的MKR。

maker

Rune关于NewChain的观点与影响

关于为什么要创建一条新链,Rune认为主要目的是为了在遇到治理攻击或技术故障时,可以通过硬分叉恢复。另外,根据Endgame(终局之战)的时间表,预计在第一阶段,也就是2024年初推出新的稳定币(NewStable)和新的治理代币(NewGovToken),如果这套经济模型运行在自己的链上,那么也将通过代币经济学带来更大利益,如减少MEV,减少交易成本中的价值损失(使用自己的治理代币或稳定币支付Gas费)。

至于Rune为什么青睐于Solana,主要在于Solana的代码质量高、生态系统经过FTX的倒闭后仍然维持韧性、已经有pyth这类基于Solana构建的应用链。

除了Solana之外,Rune在文章和后续的回复中也提到了Cosmos,认为这似乎是除Solana之外的唯一选择,有大量的高质量开发者,但与Solana相比效率更低,维护成本更高。而对于Aptos和Sui等新公链,Rune也直接表示在简单研究后认为不太适合。

对于这件事情的影响,PANews认为并没有那么大,主要有以下几个原因。

  1. Rune的文章发表在《General Discussion》(一般讨论)下,目前仅处于讨论阶段,并非即将投票和执行的名义调查或执行投票。
  2. 关于实现时间,根据终局之战的时间表,NewChain处于第五个阶段,也就是最后一个阶段。预计可能至少需要3年,或者更长时间才能实现,距离现在还有很久,还有很多不确定性。
  3. 即便使用NewChain重新构建Maker协议,所有面向用户的产品和系统都将保持不变,仍然保留在以太坊或其它区块链上。只是用NewChain构建Maker协议和SubDAO的后端,改进安全性和代币的价值捕获能力。

在该讨论文章下,也有人提出了不同方案,如Flashbots战略负责人Hasu提出的基于EVM的Rollup,以及其他人提出的波卡生态的Substrate框架、Eclipse的Rollup框架等。

Vitalik的反击和对Rai的看好

Maker作为以太坊生态中最具代表性的项目之一,即使是应用链,以太坊生态中也有多种Raas(Rollup as a service)解决方案,如Base、Worldcoin等采用的OP Stack。但Rune的野心并不局限于此,除了能够停机外,还希望能尽可能的捕获生态中的所有价值,并将NewChain作为桥梁扩展到其它Layer 1。

此举对于以太坊生态来说可能是一种“背叛”,也直接引来了包括以太坊联合创始人Vitalik等人的不满,Vitalik通过Cow Protocol出售了最后500个MKR。Vitalik第一次购买MKR发生在2018年1月,将21.34 WETH兑换为了14.28 MKR,最近一次转账是在2021年4月将100 MKR捐赠给印度的Covid救济基金。

在Reflexer的Discord中,当有人引用Rune关于NewChain的推特发言时,Vitalik表示,Maker的DAI曾经是下图中第三种稳定币(以加密资产为抵押品)的代表,但目前似乎正在朝着一个完全不同的方向发展。Rai社区可以进行更积极的治理,以支持多种非主要质押的ETH(不包括Lido的wstETH)作为抵押品。

maker

由于Reflexer的原生代币设计为一种治理最小化的代币,在这种机制下,项目无法通过简单的治理支持除ETH之外的其它抵押品,Liquity等项目也面临这个问题,必须进行改进才能抢占LSDFi市场。

Vitalik对Reflexer的看好由来以久,他曾多次发表看好Reflexer的观点,在今年3月USDC脱锚期间,也抵押ETH铸造RAI,再用RAI购买USDC。

这样的项目可能更重要的是对以太坊的战略意义,在稳定币的机制和治理代币的功能上都有创新。从抵押品的角度,它仅使用ETH(未来可能扩展到LSD)作为抵押品的项目;稳定币RAI不锚定美元,具有比ETH更低的波动性,是一种新型稳定币;最小化治理的设计也更符合“Code is Law”的规则。如果真能增强Reflexer的治理功能,那么FLX的价格出现上涨是有道理的。

但对于普通用户,RAI的优点也就变成了缺点,它的价格既不如中心化稳定币稳定,也不如ETH波动大;稳定币使用场景少;FLX也缺乏捕获价值的功能。

截至9月4日下午,Reflexer治理代币FLX的价格由于Vitalik的“唱好”在过去24小时上涨75%,达到14美元,但和发行时的1400美元相比仍然下跌了99%。

NewChain的7项功能需求

其实这并非Rune第一次发表关于NewChain的看法,早在2022年5月的时间表中列出了NewChain的计划和关键功能,其中也提到了需要能够采用硬分叉作为治理机制以从灾难中恢复。

今年1月31日,Rune还发表了一项Maker改进提案,并于3月27日获得通过,其中明确列出了对NewChain功能的7个需求。

  • NewChain必须支持与“Sagittarius Engine”兼容的原生质押功能,并且节点的权益必须由Maker治理机制进行管理。
  • NewChain应当支持收取”状态资金“(State Rent),对保存在区块链上的数据收费,以鼓励有效的数据管理。
  • Gas费用和状态租金应该使用NewStable来支付,而权益则使用NewGovToken来完成。
  • NewChain必须具备原生的MEV捕捉功能。
  • NewChain必须有一个由NewGovToken执行投票触发的链停机功能,之后必须通过硬分叉重新启动。由于Maker及SubDAO的功能越来越复杂,硬分叉为最后的安全增加了一重保障。
  • 该协议应内置ZK rollups。
  • 新的代币经济学和核心治理流程应原生地构建在新链协议中。

这也表明Rune的野心并不局限于以太坊生态,即便使用以太坊的Layer 2方案,不可避免地仍需要支付将打包的交易提交到Layer 1的费用。这部分费用仅能使用ETH支付,产生的价值也不能被新的治理代币或新的稳定币捕获。

小结

Maker起源于以太坊生态,由于目前功能日益复杂,需要独立成为一条应用链以在遇到极端情况时能够通过硬分叉恢复。在方案的选择上,Rune希望尽可能的捕获包括Gas费在内的所有价值,并扩展到其它Layer 1上,Solana成为比较有可能的选择,也因此遭到了Vitalik等人的反击。

但需要注意,目前该方案仅处于讨论阶段,NewChain处于Endgame最后一个阶段,预计至少需要3年才能实现。在此之前,Maker还有很多工作要做,也可能因为技术的迭代选择其它方案。

声明:本文为入驻“MarsBit 专栏”作者作品,不代表MarsBit官方立场。
转载请联系网页底部:内容合作栏目,邮件进行授权。授权后转载时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未经许可擅自转载本站文章,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侵权必究。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免责声明: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及遵守所在国家和地区的相关法律法规。